正能量:女子割肝救夫

时间:2015年6月19日
地点:河南开封尉氏县

同“肝”共苦的夫妻俩

同“肝”共苦的夫妻俩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陈亮/摄
丈夫是A型血,妻子是AB型血 这是国内第二例顺利完成的成人跨血型活体肝移植
曾经受助的患者前来看望并呼吁:他是个好大夫,能不能请大伙儿帮帮他渡过难关
河南商报记者 宗雷
44岁的员小立,开封尉氏县人,当疼痛科医生一二十年了。上个月,他被诊断出肝部肿瘤,妻子不离不弃,还为他捐了半个肝。
昨天,曾经得到员小立救助的患者,得知他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就立马来医院看望他。
一名患者家是种大蒜、西瓜的,拿来5000元,那是他今年一亩地的收入。
“治,砸锅卖铁都得治”
“谢谢陈院长救了我们家。”说着,一个男孩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郑州人民医院副院长陈国勇赶紧拉起男孩,说道,“是我们应该做的,应该做的。”
屋里两张病床上,躺着的一男一女,要挣扎着坐起来。他们是男孩的父母。
这事儿还得从上个月说起。这本是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男孩的父亲员小立是名疼痛科医生,男孩还有个弟弟,弟弟今年还不到8岁。
上个月的一天,员小立因腹部不适到医院检查,被诊断出肝部肿瘤。当再一次检查时,连员小立自己都惊住了:肿瘤已经有盘子大小。员小立来郑州找肿瘤专家看时被告知,“发现得有些晚了,已经没有手术指征。”
因为也是医生,经常关注行业动态,员小立就找到陈国勇救命。陈国勇说,肝移植是唯一办法,如果不进行手术,仅能存活3个月。
“治,砸锅卖铁都得治。”妻子裴小花说。
“只要能救他,要俺干啥都行”
医生告知裴小花,目前肝脏供体稀缺,但按照员小立目前病情发展的速度看,恐怕是等不了。
“我的肝脏给她。”裴小花当时就明确表态,话说得十分坚定。
一回忆起当时的情形,裴小花就哭得止不住。
1974年出生的她与老公是老乡,1996年与员小立相恋并结为夫妻。
“他是俺俩孩子的爹,结婚19年,他把最好的都留给俺和孩子,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裴小花说,“只要能救他,要俺干啥都行,别说是肝,就是把命换给他,俺都愿意。”
可问题又来了,员小立的血型是A型,而裴小花的血型是AB型。
“为了我的家,我啥都不怕”
陈国勇不止一次告知裴小花,虽然已经有跨血型肝移植的先例,但是风险仍然很大。
裴小花也不止一次说,只要有一丝希望都不能放弃,因为老公是家里的顶梁柱,他倒了,家就散了。
可是,谁又能想到,她做这个决定需要多大勇气。就在昨天,裴小花还提起自己怕打针的事儿,“我这辈子最怕打针了,一看到针头就浑身发颤。”
“肝移植手术可比打针吓人多了,你咋不怕?”有人问她。
“为了我丈夫,为了我的家,我啥都不怕。”裴小花说。
6月10日,陈国勇为两人做了手术。直到当天下午6时,这台由30多名医护人员合力完成的国内第二例成人跨血型活体肝移植手术顺利完成。
“目前,两名患者恢复得都不错。妻子过一周就能出院了,丈夫还得再恢复一段时间。”陈国勇说。
感动一幕
曾经的患者 来为他鼓劲儿
就在昨天,河南商报记者们采访时,4名中年男子进到病房来,俩人抬了一袋瓜,一人抱了两箱方便面,还有一人拿袋花生米。
员小立从病床上挣扎着要坐起来,被来人按着不让起。“老允、老赵你们来了,最近身体咋样?”员小立问。
“我们好着呢,你就别担心我们了。”来人答,“我们这一段时间就想来看你,可听说你手术后,就进监护室了,就一直等到今天。”


赵金锋是来人中的一个,他们一行共8个人,都是员小立曾经的病人。
他说,在老家,十里八村的,谁有个啥毛病都是找他,“有些老人家没拿钱,员大夫也从不追要,有时候,那些行动不便的,还让媳妇蹬着三轮车送人家回家。”
赵金锋说,这些年,自己身体慢慢好点,就跟媳妇在家种大蒜、西瓜,一亩地能收入5000元,“我们也没多少,这次就给员大夫拿点自家种的东西来看看他,再给他送5000元,没有他,也没有我家的今天。”
(线索提供:刘璐)

PS:“别说割肝,就是换命俺也愿意”(图)

河南商报(作者/来源)

上一篇: 6岁脑瘫儿被母亲绑身上跳江

下一篇: 母亲258天唤醒植物人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