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能量:贫困老人的最后两年

时间:2015年7月8日

从2012年到2014年,志愿者张仁杰连续记录了贫困老人卢朝礼一家的生活,直至卢朝礼老人去世。两年里,每天下地干活,照顾智障的儿子和儿媳,带身患恶性肿瘤的孙子到医院看病就是80多岁的卢朝礼和70多岁的老伴的生活日常,两个高龄老人肩负起了支撑这个贫困家庭的重担。图为2012年10月24日14点58分,卢朝礼和他的妻子韦兴云从地里回来,看到孙子还没有去上学很生气:“你这个娃娃怎么就这么不听我们的话?我都是80多岁的人了,你奶奶也70多岁了,我们两个还能活几年?还能照顾你几年?你不去读书,没有文化,将来出门打工都找不到活儿干!”

从2012年到2014年,志愿者张仁杰连续记录了贫困老人卢朝礼一家的生活,直至卢朝礼老人去世。两年里,每天下地干活,照顾智障的儿子和儿媳,带身患恶性肿瘤的孙子到医院看病就是80多岁的卢朝礼和70多岁的老伴的生活日常,两个高龄老人肩负起了支撑这个贫困家庭的重担。图为2012年10月24日14点58分,卢朝礼和他的妻子韦兴云从地里回来,看到孙子还没有去上学很生气:“你这个娃娃怎么就这么不听我们的话?我都是80多岁的人了,你奶奶也70多岁了,我们两个还能活几年?还能照顾你几年?你不去读书,没有文化,将来出门打工都找不到活儿干!”

回到屋里,卢朝礼打开箱子,翻找孙子以前看病的病历:“等下我们村刚大学毕业的医生就来了,她会把你脖子上的肉包好好检查下。你要向她学习,人家大学毕业了,有文化了,就不需要下地干活儿了,可以端上铁饭碗了。你看,你的脖子又肿起来了,这次和上次还不一样,不仅脖子大,肚子也跟着大,右胳肢窝里也开始肿大,必须要尽快动手术了。医生说县医院还动不了这个手术,必须要到更好的大医院看。医生还说,在县医院可以报销80%,到州医院只能报销40%,到其他大医院只能报得更少。”

回到屋里,卢朝礼打开箱子,翻找孙子以前看病的病历:“等下我们村刚大学毕业的医生就来了,她会把你脖子上的肉包好好检查下。你要向她学习,人家大学毕业了,有文化了,就不需要下地干活儿了,可以端上铁饭碗了。你看,你的脖子又肿起来了,这次和上次还不一样,不仅脖子大,肚子也跟着大,右胳肢窝里也开始肿大,必须要尽快动手术了。医生说县医院还动不了这个手术,必须要到更好的大医院看。医生还说,在县医院可以报销80%,到州医院只能报销40%,到其他大医院只能报得更少。”

医生的检查结果和以前医院的诊断显示,淋巴结肿大,以前做过切除的手术,但切完之后还会再长。现在必须要尽快再动手术。卢朝礼在一旁一脸无奈地教训着孙子:“现在你必须要给我到学校读书,不要害怕同学们笑话你,他们说什么就让他们去说,你不要理会就行了,好好读自己的书就可以了。对了,你的老师上次见到我,说起你不去上学的事情很生气,还说,我们这个地方都实行让学生初中毕业后再出门打工,所以,无论如何你也要初中毕业,好歹可以多认识几个字。”

医生的检查结果和以前医院的诊断显示,淋巴结肿大,以前做过切除的手术,但切完之后还会再长。现在必须要尽快再动手术。卢朝礼在一旁一脸无奈地教训着孙子:“现在你必须要给我到学校读书,不要害怕同学们笑话你,他们说什么就让他们去说,你不要理会就行了,好好读自己的书就可以了。对了,你的老师上次见到我,说起你不去上学的事情很生气,还说,我们这个地方都实行让学生初中毕业后再出门打工,所以,无论如何你也要初中毕业,好歹可以多认识几个字。”看到孙子拿出了书包,自顾自地取出了纸笔,趴在饭桌上开始写字,一旁的卢朝礼更生气了:“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一让你上学,你就非说要自己在家里看书,非要和我们一起到地里干活儿,人不大,脾气不小!你记住,爷爷奶奶永远不可能害你!”

看到孙子拿出了书包,自顾自地取出了纸笔,趴在饭桌上开始写字,一旁的卢朝礼更生气了:“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一让你上学,你就非说要自己在家里看书,非要和我们一起到地里干活儿,人不大,脾气不小!你记住,爷爷奶奶永远不可能害你!”

尽管卢朝礼很生气,但孙子说什么也不愿意去学校:“怎么这么不听话?拿镜子照照自己,好好看看这个家,我和你奶奶还能活几年?还能照顾你几年?你爸爸妈妈不会干活儿,不会说话,也听不到别人说话,只会吃饭、睡觉。如果你不是从小跟着我们长大,估计也不会说话,你再不好好读书,将来怎么养活自己?养活你的傻爸傻妈?”

尽管卢朝礼很生气,但孙子说什么也不愿意去学校:“怎么这么不听话?拿镜子照照自己,好好看看这个家,我和你奶奶还能活几年?还能照顾你几年?你爸爸妈妈不会干活儿,不会说话,也听不到别人说话,只会吃饭、睡觉。如果你不是从小跟着我们长大,估计也不会说话,你再不好好读书,将来怎么养活自己?养活你的傻爸傻妈?”

看到卢朝礼真的生气,孙子转身来到门槛上坐下:“一年级我都上了好几年了,老师说我成绩差,同学说我脖子和头差不多一样大了,像个怪物,难看死了!同学们还说,我的爸爸妈妈是个瓜娃子,我是瓜娃子的孩子!我恨他们,恨他们天天笑话我!我就是不想上学,你们为什么非要我上学!”

看到卢朝礼真的生气,孙子转身来到门槛上坐下:“一年级我都上了好几年了,老师说我成绩差,同学说我脖子和头差不多一样大了,像个怪物,难看死了!同学们还说,我的爸爸妈妈是个瓜娃子,我是瓜娃子的孩子!我恨他们,恨他们天天笑话我!我就是不想上学,你们为什么非要我上学!”

听到孙子还是不想去上学,一旁的奶奶拿出书包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还学会跟爷爷顶嘴了?我们都是为你好,你不读书,没有本事,将来怎么能有出息?你的爸爸妈妈还要指望你挣钱养活的。”

听到孙子还是不想去上学,一旁的奶奶拿出书包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还学会跟爷爷顶嘴了?我们都是为你好,你不读书,没有本事,将来怎么能有出息?你的爸爸妈妈还要指望你挣钱养活的。”

在卢朝礼的强迫下,孙子极不情愿地背起书包往学校走去,担心孙子半路逃学,卢朝礼一直跟随到学校:“这孩子的病越来越严重了,身上的鼓包还经常疼痛,饭也吃不了多少,脸色发青,很担心他是不是还有其他的病。孙子老说,脖子太大了,扭头都不方便,成绩也不好,有同学嘲笑他,说他个子小,脖子大,脑子小。他真想和同学们一起耍,一起打球,但他身体不好,没有力气耍,同学们也不愿意和他耍。”

在卢朝礼的强迫下,孙子极不情愿地背起书包往学校走去,担心孙子半路逃学,卢朝礼一直跟随到学校:“这孩子的病越来越严重了,身上的鼓包还经常疼痛,饭也吃不了多少,脸色发青,很担心他是不是还有其他的病。孙子老说,脖子太大了,扭头都不方便,成绩也不好,有同学嘲笑他,说他个子小,脖子大,脑子小。他真想和同学们一起耍,一起打球,但他身体不好,没有力气耍,同学们也不愿意和他耍。”放学了,卢朝礼到校接孙子回家。由于孙子经常旷课,在班级中成绩倒数,对此,卢朝礼也很无奈:“我身体毛病越来越多,没有钱看病只能硬扛着,活一天算一天。如今,大孙子的脖子又大了。孩子想吃肉,家里穷,养不起猪,也买不起肉。孩子本来吃得就差,现在的饭量还越来越小了,九岁的孩子了,个头却一直不长,头发发黄。由于家里太穷,孩子这么大,我们没有给他买过一件新衣服,所有新衣服都是他婆姨给买的。”

放学了,卢朝礼到校接孙子回家。由于孙子经常旷课,在班级中成绩倒数,对此,卢朝礼也很无奈:“我身体毛病越来越多,没有钱看病只能硬扛着,活一天算一天。如今,大孙子的脖子又大了。孩子想吃肉,家里穷,养不起猪,也买不起肉。孩子本来吃得就差,现在的饭量还越来越小了,九岁的孩子了,个头却一直不长,头发发黄。由于家里太穷,孩子这么大,我们没有给他买过一件新衣服,所有新衣服都是他婆姨给买的。”2013年3月5日10点23分,卢朝礼很焦急地看着跟前的孙子,谈起了自己的这个家:“我们这个地方是山区,土地贫瘠,靠天吃饭。我是1933年出生的人,自记事起,就饿怕了。1968年,大儿子卢延相出生了。大概在他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忽然生病了,我们找当地的医生给他看病,谁知打完针不久,儿子就不会说话了,紧接着就痴呆了,生活无法自理,这让原本就穷的家越过越穷。后来,村里人陆续到外打工挣钱,日子比种地的好过多了。我和老伴没有文化,家里也实在走不开,只能还是靠种地过日子。”

2013年3月5日10点23分,卢朝礼很焦急地看着跟前的孙子,谈起了自己的这个家:“我们这个地方是山区,土地贫瘠,靠天吃饭。我是1933年出生的人,自记事起,就饿怕了。1968年,大儿子卢延相出生了。大概在他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忽然生病了,我们找当地的医生给他看病,谁知打完针不久,儿子就不会说话了,紧接着就痴呆了,生活无法自理,这让原本就穷的家越过越穷。后来,村里人陆续到外打工挣钱,日子比种地的好过多了。我和老伴没有文化,家里也实在走不开,只能还是靠种地过日子。”

2013年6月8日8点55分,在好心人的捐助下,卢朝礼准备带孙子到省会城市给看病,临行前几天,特意带孙子到集镇上给自己和孙子各买了一套新衣服。卢朝礼说:“在村里,我家算是越过越穷的一户人家。儿子大了,傻归傻,肯定要担负起传宗接代的任务,后来就托亲戚找关系找到了现在这个儿媳妇:天生聋哑加痴呆。就这样,我家用了几十斤猪肉娶了个媳妇回来。婚后一年,大孙女出生了,虽说是个女娃,看到大孙女不聋不傻,我们真的很高兴。2003年12月,大孙子也出生了,我们卢家后继有人了,我和他奶奶更高兴了。”

2013年6月8日8点55分,在好心人的捐助下,卢朝礼准备带孙子到省会城市给看病,临行前几天,特意带孙子到集镇上给自己和孙子各买了一套新衣服。卢朝礼说:“在村里,我家算是越过越穷的一户人家。儿子大了,傻归傻,肯定要担负起传宗接代的任务,后来就托亲戚找关系找到了现在这个儿媳妇:天生聋哑加痴呆。就这样,我家用了几十斤猪肉娶了个媳妇回来。婚后一年,大孙女出生了,虽说是个女娃,看到大孙女不聋不傻,我们真的很高兴。2003年12月,大孙子也出生了,我们卢家后继有人了,我和他奶奶更高兴了。”

2013年6月13日7点14分,登上火车的卢朝礼很好奇,这也是他第一次坐火车远行。“2008年,孙子卢天儒生病了,右耳后肿胀疼痛得厉害。家里拿不出钱来看病,就只能求乡干部帮忙,但根本没有人帮。最后只能厚着脸皮背着大孙子到县医院做检查,求医生发发善心。检查完,医生当时就说需要尽快开刀,如果不开刀,肿瘤有可能长得太大,影响到生命。当时我就拉着医生的手,请他开恩,帮帮我可怜的大孙子,医生却说,有钱就开刀,没钱就走人,医院肯定帮不了这个忙。没有办法,我们只能把他带回家。”

2013年6月13日7点14分,登上火车的卢朝礼很好奇,这也是他第一次坐火车远行。“2008年,孙子卢天儒生病了,右耳后肿胀疼痛得厉害。家里拿不出钱来看病,就只能求乡干部帮忙,但根本没有人帮。最后只能厚着脸皮背着大孙子到县医院做检查,求医生发发善心。检查完,医生当时就说需要尽快开刀,如果不开刀,肿瘤有可能长得太大,影响到生命。当时我就拉着医生的手,请他开恩,帮帮我可怜的大孙子,医生却说,有钱就开刀,没钱就走人,医院肯定帮不了这个忙。没有办法,我们只能把他带回家。”

11点53分,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医生开始检查孙子的病情,由于医院病房紧张,只能在医院的走廊临时增加床铺。谈起儿子和孙子的情况,卢朝礼只能连声叹气:“我们四处求人帮忙,硬着头皮找关系,托人到信用社贷了二千块钱的款。有位在外打工的亲戚看到我们实在可怜,又借了三千多块钱给我们。拿到钱,我们就带着孙子在州医院把手术动了,前前后后一共花了2万多块钱。村干部是个好心人,看到我们家太穷,就帮忙申请了四个人的低保补助,一个季度400块钱,村干部还说,低保风水轮流转,不能保证每年都有。只能吃一年算一年。”

11点53分,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医生开始检查孙子的病情,由于医院病房紧张,只能在医院的走廊临时增加床铺。谈起儿子和孙子的情况,卢朝礼只能连声叹气:“我们四处求人帮忙,硬着头皮找关系,托人到信用社贷了二千块钱的款。有位在外打工的亲戚看到我们实在可怜,又借了三千多块钱给我们。拿到钱,我们就带着孙子在州医院把手术动了,前前后后一共花了2万多块钱。村干部是个好心人,看到我们家太穷,就帮忙申请了四个人的低保补助,一个季度400块钱,村干部还说,低保风水轮流转,不能保证每年都有。只能吃一年算一年。”

2014年1月1日13点09分,手拿药片的卢朝礼对着孙子好言相劝,让孙子赶紧把药片吃了:“这次住院,医院确诊孙娃子得的是淋巴瘤。当天是元旦,医院的医生都休息了,只有护士值班。由于放假前孙娃子又感冒发高烧了,医生开了一堆药片和十来瓶吊水,必须要在这几天放假的时间内把药吃完,把吊水打完,把感冒治好。医生说了,等放假结束后,孙娃子如果感冒好了,再继续15天左右的放疗。(注,诊断证明书上确诊为:霍奇金淋巴瘤,是恶性肿瘤。)

2014年1月1日13点09分,手拿药片的卢朝礼对着孙子好言相劝,让孙子赶紧把药片吃了:“这次住院,医院确诊孙娃子得的是淋巴瘤。当天是元旦,医院的医生都休息了,只有护士值班。由于放假前孙娃子又感冒发高烧了,医生开了一堆药片和十来瓶吊水,必须要在这几天放假的时间内把药吃完,把吊水打完,把感冒治好。医生说了,等放假结束后,孙娃子如果感冒好了,再继续15天左右的放疗。(注,诊断证明书上确诊为:霍奇金淋巴瘤,是恶性肿瘤。)看到孙子死活不吃药片,很无奈的卢朝礼坐到板凳上准备做午饭了:“考虑到外面吃的太贵了,我和孙子就在医院的病房里做饭。在家里都是我老婆做饭,我80多岁了从来没有做过饭,脑子也真的糊涂了,每天最多只能做两顿饭。孙子想吃荷包蛋,我也做不了,结果把鸡蛋做糊了。他想喝骨头汤,结果,汤烧光了,骨头也糊了。我也想过让孩子的奶奶过来做饭,她不来,她说,她要留在家里给傻儿子和傻媳妇做饭,否则他们只能活活饿死。更何况她不识字,一辈子也没有出过门,厕所两个字都不认识,更不要说到医院照顾孙娃了。”

看到孙子死活不吃药片,很无奈的卢朝礼坐到板凳上准备做午饭了:“考虑到外面吃的太贵了,我和孙子就在医院的病房里做饭。在家里都是我老婆做饭,我80多岁了从来没有做过饭,脑子也真的糊涂了,每天最多只能做两顿饭。孙子想吃荷包蛋,我也做不了,结果把鸡蛋做糊了。他想喝骨头汤,结果,汤烧光了,骨头也糊了。我也想过让孩子的奶奶过来做饭,她不来,她说,她要留在家里给傻儿子和傻媳妇做饭,否则他们只能活活饿死。更何况她不识字,一辈子也没有出过门,厕所两个字都不认识,更不要说到医院照顾孙娃了。”

尽管卢朝礼好言相劝,坐在病床上的孙子还是死活不吃药片:“从去年6月13日住院到现在,已经有大半年时间了,前三个月主要是化疗,每次都是早上8点开始吊水,一直到晚上才结束,化疗期间,只能喝稀饭,每天光化疗费用就1400块钱,其它费用300块钱,加起来一天最少也需要1700块钱。截至到今天,粗略估算了一下,用了接近十万块钱。天呐,医院真不是普通人随便进来的地方,看病实在是太贵了!就从我20岁开始算起吧,我在自己田地里辛苦劳作了60多年,除掉几间破房子和一家老小吃喝外,连一千块钱的存款都没有,不怕你笑话,就连给孙子看一天病的钱都拿不出来,这张老脸真的丢大了!”

尽管卢朝礼好言相劝,坐在病床上的孙子还是死活不吃药片:“从去年6月13日住院到现在,已经有大半年时间了,前三个月主要是化疗,每次都是早上8点开始吊水,一直到晚上才结束,化疗期间,只能喝稀饭,每天光化疗费用就1400块钱,其它费用300块钱,加起来一天最少也需要1700块钱。截至到今天,粗略估算了一下,用了接近十万块钱。天呐,医院真不是普通人随便进来的地方,看病实在是太贵了!就从我20岁开始算起吧,我在自己田地里辛苦劳作了60多年,除掉几间破房子和一家老小吃喝外,连一千块钱的存款都没有,不怕你笑话,就连给孙子看一天病的钱都拿不出来,这张老脸真的丢大了!”病房里的病友看到卢朝礼做饭,纷纷指责他不会照顾孙子:“医院的病友和医生都经常批评我,说我自己不洗澡就算了,还不给孙娃子洗澡。哎,我年纪大了,手脚发硬,刚进医院的时候给孙娃洗过一次澡,结果,我摔了个半死,孙娃也被冻得感冒了,要不是医生及时抢救,我连命都没有了。他们还说,我的孙娃子虽然十岁了,可身高和体重还没5岁孩子发育得好,主要原因是营养不良。”

病房里的病友看到卢朝礼做饭,纷纷指责他不会照顾孙子:“医院的病友和医生都经常批评我,说我自己不洗澡就算了,还不给孙娃子洗澡。哎,我年纪大了,手脚发硬,刚进医院的时候给孙娃洗过一次澡,结果,我摔了个半死,孙娃也被冻得感冒了,要不是医生及时抢救,我连命都没有了。他们还说,我的孙娃子虽然十岁了,可身高和体重还没5岁孩子发育得好,主要原因是营养不良。”

午饭还没有做好,医院护士前往病房准备打针,躺在病床上的孙子死活不肯,卢朝礼边叹气边摇头:“孙娃子真的害怕看见医生了,真的害怕打针吃药了。有一次化疗期间,实在是受不了了,他就跪在我面前求我,宁愿死在家里,也不愿意整天吃药打针了,说什么也让我带他回家,不愿意呆在医院看病了。”

午饭还没有做好,医院护士前往病房准备打针,躺在病床上的孙子死活不肯,卢朝礼边叹气边摇头:“孙娃子真的害怕看见医生了,真的害怕打针吃药了。有一次化疗期间,实在是受不了了,他就跪在我面前求我,宁愿死在家里,也不愿意整天吃药打针了,说什么也让我带他回家,不愿意呆在医院看病了。”尽管卢朝礼好话说尽,躺在病床上的孙子还是死活不肯打针吃药,最后只能找来病友们采取强制措施让孙子就范:“孙娃,爷爷求你了好不好?如果指望爷爷奶奶挣钱给你看病,估计再过20年都拿不出这么多钱!如果不是社会好心人捐款给你看病,就是把爷爷奶奶杀了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呀,求你了,听医生的话,按时打针吃药,等病好了,爷爷就带你回家好不好?”

尽管卢朝礼好话说尽,躺在病床上的孙子还是死活不肯打针吃药,最后只能找来病友们采取强制措施让孙子就范:“孙娃,爷爷求你了好不好?如果指望爷爷奶奶挣钱给你看病,估计再过20年都拿不出这么多钱!如果不是社会好心人捐款给你看病,就是把爷爷奶奶杀了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呀,求你了,听医生的话,按时打针吃药,等病好了,爷爷就带你回家好不好?”

2014年1月5日13点09分,卢朝礼的妻子韦兴云忙着翻晒衣服:“实在没法了,老头子到城里照顾孙子看病去了,家里和地里的活儿都需要我一个人干。我的眼睛看东西越来越模糊,耳朵也快听不到声音了,更让我恼火的是儿子和媳妇越来越傻了,他们俩除了吃饭睡觉,什么活都干不了。”

2014年1月5日13点09分,卢朝礼的妻子韦兴云忙着翻晒衣服:“实在没法了,老头子到城里照顾孙子看病去了,家里和地里的活儿都需要我一个人干。我的眼睛看东西越来越模糊,耳朵也快听不到声音了,更让我恼火的是儿子和媳妇越来越傻了,他们俩除了吃饭睡觉,什么活都干不了。”翻晒完衣服,韦兴云并没有进屋做午饭,而是来到牛棚查看生病的牛崽:“这头小牛崽已经拉了半个月的肚子了,身体越来越瘦了,每天都要过来看好多次,担心它的病情是不是加重了。如果它死了,老头子回来肯定把我骂个半死,要知道这头小牛可是我们家最值钱的家当了,老头子说了,等小牛崽长大了,能下地干活儿了,就把它的妈妈卖给牛贩子杀掉卖肉吃,它的妈妈老了,干不动活儿了。”

翻晒完衣服,韦兴云并没有进屋做午饭,而是来到牛棚查看生病的牛崽:“这头小牛崽已经拉了半个月的肚子了,身体越来越瘦了,每天都要过来看好多次,担心它的病情是不是加重了。如果它死了,老头子回来肯定把我骂个半死,要知道这头小牛可是我们家最值钱的家当了,老头子说了,等小牛崽长大了,能下地干活儿了,就把它的妈妈卖给牛贩子杀掉卖肉吃,它的妈妈老了,干不动活儿了。”

走出牛圈,韦兴云才开始做午饭,看着只知道吃饭不知道干活的儿子和儿媳,哭笑不得,尤其是谈到地方的吃酒风气,韦兴云直摇头叫苦:“我们这个地方吃酒的场合太多了,生老病死办个酒席还可以,可现在就连盖房子、结婚、升学、中老年人每年过生日等等都要办酒,人家喊我去吃酒,必须要去,哪怕没钱,借贷也要去,由于家里没有钱,每次最多给50块钱,真的吃不起了。”

走出牛圈,韦兴云才开始做午饭,看着只知道吃饭不知道干活的儿子和儿媳,哭笑不得,尤其是谈到地方的吃酒风气,韦兴云直摇头叫苦:“我们这个地方吃酒的场合太多了,生老病死办个酒席还可以,可现在就连盖房子、结婚、升学、中老年人每年过生日等等都要办酒,人家喊我去吃酒,必须要去,哪怕没钱,借贷也要去,由于家里没有钱,每次最多给50块钱,真的吃不起了。”

清洗完锅碗,韦兴云来到堂屋点燃三炷香,祈祷老天保佑她的老伴,保佑这个家:“老天爷,求求你显显灵,睁开眼睛看看我们家吧,保佑我和卢朝礼多活几年,特别要保佑卢朝礼这个人,我是女人,死了无所谓,只要这个家还有他在,地里的重活儿就有人干,儿子一家四口人就有饭吃。老天爷,这个家就指望你保佑了......”

清洗完锅碗,韦兴云来到堂屋点燃三炷香,祈祷老天保佑她的老伴,保佑这个家:“老天爷,求求你显显灵,睁开眼睛看看我们家吧,保佑我和卢朝礼多活几年,特别要保佑卢朝礼这个人,我是女人,死了无所谓,只要这个家还有他在,地里的重活儿就有人干,儿子一家四口人就有饭吃。老天爷,这个家就指望你保佑了......”说起这个家,韦兴云有着太多的担忧,提起外欠的贷款,更生气:“2008年的时候和镇里的信用社贷款了5000块钱,盖了房。为了还贷款,家里连肉都舍不得吃,到去年六月份,好不容易还了3200块钱的贷款,还有1800块钱没有还,老头子也说了,等孙娃子看好病回来就把剩下的贷款还完。他说,再穷也不能连累国家,必须要把贷款还上。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月初,信用社的干部派人过来告诉我,说我们又重新贷款了1200块钱,加上以前没有还完的1800块钱,总共还有3000块钱的贷款要还。我就很奇怪,老头子一直在医院陪孙子看病,我也没有到过镇里贷款过,更何况,我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这个贷款本本还在家里,怎么又被贷款了呢?”

说起这个家,韦兴云有着太多的担忧,提起外欠的贷款,更生气:“2008年的时候和镇里的信用社贷款了5000块钱,盖了房。为了还贷款,家里连肉都舍不得吃,到去年六月份,好不容易还了3200块钱的贷款,还有1800块钱没有还,老头子也说了,等孙娃子看好病回来就把剩下的贷款还完。他说,再穷也不能连累国家,必须要把贷款还上。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月初,信用社的干部派人过来告诉我,说我们又重新贷款了1200块钱,加上以前没有还完的1800块钱,总共还有3000块钱的贷款要还。我就很奇怪,老头子一直在医院陪孙子看病,我也没有到过镇里贷款过,更何况,我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这个贷款本本还在家里,怎么又被贷款了呢?”

2014年2月10日10点54分(正月十一),当地志愿者忙着为卢朝礼的孙子办理出院手续,卢朝礼非常高兴:“这次孙子看病一共用了十五万多元钱,活了这么大岁数,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我一直想不明白,如果指望家里卖水稻筹集这么多钱的话,需要多少年?我估计,需要两代人种地才可以筹集到这么多。”卢朝礼说他再也不想进医院了。“在医院这么长时间,整天就看到病人吃药、打针、缴费。有些病人,钱用光了,人死了。”

2014年2月10日10点54分(正月十一),当地志愿者忙着为卢朝礼的孙子办理出院手续,卢朝礼非常高兴:“这次孙子看病一共用了十五万多元钱,活了这么大岁数,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我一直想不明白,如果指望家里卖水稻筹集这么多钱的话,需要多少年?我估计,需要两代人种地才可以筹集到这么多。”卢朝礼说他再也不想进医院了。“在医院这么长时间,整天就看到病人吃药、打针、缴费。有些病人,钱用光了,人死了。”2014年6月5日16点25分,卢朝礼因疾病突然去世,他的妻子韦兴云强忍泪水给孙娃戴孝布,请村里的亲戚、邻居帮忙操办丧事:“来,孙娃,把孝布戴好,你爷爷死了,从今往后,你就是这个家的男人了,你爷爷临终的时候嘱咐我,只要我活一天,就要照顾你一家四口,就要让你到校好好读书,只有多学文化,多识字,你才有本事照顾你的傻爸傻妈,这个家才有希望。”

2014年6月5日16点25分,卢朝礼因疾病突然去世,他的妻子韦兴云强忍泪水给孙娃戴孝布,请村里的亲戚、邻居帮忙操办丧事:“来,孙娃,把孝布戴好,你爷爷死了,从今往后,你就是这个家的男人了,你爷爷临终的时候嘱咐我,只要我活一天,就要照顾你一家四口,就要让你到校好好读书,只有多学文化,多识字,你才有本事照顾你的傻爸傻妈,这个家才有希望。”

亲戚朋友陆续赶来,韦兴云叮嘱跪在地上烧纸的一对孙女和孙子:“你爷爷病危的时候,和我说了好多话,他一直不停地说对不起,对不起你们的爸爸妈妈,对不起你们姐弟俩,没能让你们过上好日子,没能让你们多吃几顿肉,没能给你们买新衣服穿,没本事拿钱出来给你看病,他觉得这辈子白活了,丢了老脸了,请你们将来长大后,不要责怪他。你爷爷还说,你姐姐早晚都是别人家的人,不用他担心,唯独你是老卢家的传家人,他最放心不下的是你......”

亲戚朋友陆续赶来,韦兴云叮嘱跪在地上烧纸的一对孙女和孙子:“你爷爷病危的时候,和我说了好多话,他一直不停地说对不起,对不起你们的爸爸妈妈,对不起你们姐弟俩,没能让你们过上好日子,没能让你们多吃几顿肉,没能给你们买新衣服穿,没本事拿钱出来给你看病,他觉得这辈子白活了,丢了老脸了,请你们将来长大后,不要责怪他。你爷爷还说,你姐姐早晚都是别人家的人,不用他担心,唯独你是老卢家的传家人,他最放心不下的是你......”在韦兴云的执意要求下,按照当地过世老人的习俗请来了道士主持丧葬。按照她的说法,无论如何也要花费1800元钱请道士来做场,老头子受了一辈子的苦,死了要把他风光下葬:“带着孙子从医院回来后,老头子身体一直不好,他说,在医院摔了两跤后,身体就不行了,出气的时候肺部很痛。他害怕花钱,死活不愿看医生,他说,这辈子再也不想看到医院二字了。临终的时候,他一再和我说,随便找几个人把他装进棺材抬到地里一埋就行了,不要浪费钱,要把钱省下来留给还未成年的孙子读书。”

在韦兴云的执意要求下,按照当地过世老人的习俗请来了道士主持丧葬。按照她的说法,无论如何也要花费1800元钱请道士来做场,老头子受了一辈子的苦,死了要把他风光下葬:“带着孙子从医院回来后,老头子身体一直不好,他说,在医院摔了两跤后,身体就不行了,出气的时候肺部很痛。他害怕花钱,死活不愿看医生,他说,这辈子再也不想看到医院二字了。临终的时候,他一再和我说,随便找几个人把他装进棺材抬到地里一埋就行了,不要浪费钱,要把钱省下来留给还未成年的孙子读书。”

2014年6月6日上午十点整,按照道士的掐算时间,卢朝礼出殡了,考虑到他的傻儿子和傻媳妇无法领队,他的妻子韦兴云就让孙子领队。

2014年6月6日上午十点整,按照道士的掐算时间,卢朝礼出殡了,考虑到他的傻儿子和傻媳妇无法领队,他的妻子韦兴云就让孙子领队。

PS:志愿者记录贫困老人的最后两年(组图)

南海网(作者/来源)

下一篇: 老人勒死瘫痪丈夫并自杀